这段路终于走完

这段路终于走完了,终点在上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北京终于容不下我了[doge.jpg]。

(摄于四川甲居藏寨,2018年7月)

我坐在领展广场的星巴克外,正为回校签字着急弄返校申请时,收到了夏令营同学发来的消息,告诉我“我们都过了(此处省略叹号无数)”。我第一反应是不信的。我做了千万种猜测,如何准备面对这次“失败”,直到金山文档转啊转,我的名字终于显示在第一页。

当时正和鹰先生视频,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听不听?”

“我同济过了。”

原来是真的。

原来不是在做梦。

说完那一刻我就要哭出来。

但我当然没有,毕竟化了眼妆,天塌了眼线也不能花,不然中午怎么见人。

画面里的鹰先生看起来十分淡定。我问他怎么一点儿波动都没有,他说他从来没觉得我可能不过。

好家伙,他哪儿来的自信。

鹰先生勺切吃肉法。

两个月前,面试结束后的晚上,我和女朋友吃了她临走前的最后一顿饭。我说我真的挺平静的,我前面也真的努力了,我真的把英文的稿子背下来了,我真的能准备的都准备了,再来一次我也真的不会表现得更好了。我以为,当我觉得自己付出了足够多的努力,我就什么结果都能接受了。

可是第二天一早醒来,我仍旧焦虑,仍在大海里浮沉。原来我还是无法面对想象中可能的失败。

好在幸运女神眷顾。

时至今日,我仍把结果归为幸运。

我身边所有人都说我肯定能过,是我担心过头。无论如何,我很感谢他们愿意对我说“你肯定可以的”这句话。我多希望自己能对得起别人对我的信心。

准备保研的过程是无比痛苦的。回头看本科的大多数时间怕不是仍旧混日子,肝图的时候拼死拼活,结果还是错漏百出,课设方案平平无奇,设计竞赛和科研成果空空如也,那段时间没有一刻不在怀疑人生。面试结束的那一刻,现在回想,应该是短暂的欢腾雀跃掩盖了实际的心如死灰。

我太想得到了。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这么想得到过什么,也从来没有为一件事情如此努力过。

很多次的感觉,就像走在断桥。(摄于四川梭坡,2018年7月)

6月30日是同济夏令营截止报名的时间,我提前一天提交了申请,又在30日给心仪的导师发了邮件。一切事毕,我发了一条微博。这个过程有太多人给予我帮助和鼓励,不厌其烦为我解惑的学长学姐,帮我签字、给我建议的各位老师,言语支持的朋友同学,一直在我身边有求必应的鹰先生和女朋友,当然,还有一边不知道怎么关心我又一边给我添堵的爸妈。还好,这么多人不用我去一一谢罪了。

出优秀营员结果的当天是教师节,原本没有计划回附中的,但是忍不住想和我最亲的老师们分享这份喜悦。

我在楼道里看到马爹,打招呼的时候马老师还一片茫然,等我摘了口罩就能直接叫出我名字。其实我没上过马老师的课,也是高三一些事务上的交集才算认识。我毕业后的一段时间马老师从本部调走了,其实有几年没见了。高三学生流水般一届又一届,我没想到老师还记得我。

关于马老师有一段回忆。

高三上学期期末,我考了文科的倒数。在楼道里被马爹叫住,他问我怎么回事儿呀,这次成绩达不到区优干报名标准,这样也拿不到市优干了,替我可惜,又让我继续努力。我说我会好好反思,另外高二已经得过区优干。听完马爹就笑了,那行了,区优干有一年就能参评市优干了,那太好了太好了,还是能给你报市优干的,那你好好加油啊,学习很重要的。然后就笑着离开了。

现在回想起附中的很多老师,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我学习间歇性努力,他们仍然信任我的能力,愿意给我很多机会。然而当时的我却不太对得起老师,更对不起自己。

好在我没有不知悔改,现在终于学会成为更好的自己了。

到家的那一刻,我和我妈拥抱着,终于哭了。付出而有得到的感觉,那么好。

这段路,太不容易了。

还好我走到了。

未来会更好。

克胡网络出售的源代码只允许用于合法目的,以及学习网站技术水平,所有用于非法目的与本网站无关,克胡网络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许可不得转让、出售.苹果cms模板-影视模板免费-苹果cms模板网-克胡网络 » 这段路终于走完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Hello,欢迎来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