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办婚礼,没见父母,约定不生孩子,我们结婚了

今天来听听70后博主新新和老公裸辞、旅居,丁克四海为家的故事,接下来请戴上耳机聆听。

我是新新,70后,天津人。去年和我的老公老于相继裸辞,离开工作16年的职场,目前在大理旅居。

从高中起,我就有了丁克的想法。那时候看了很多国外的影视剧,“生儿育女并非女性天职”的观念影响了我。我父母作为改革开放初期第一批勇于吃螃蟹的人,举家从天津搬到尚是小渔村的深圳开辟事业,思想很超前,基本不会干涉我的喜好,兄长也很宠我。

老于是北京人,跟我一样从小有颗自由的灵魂。父母都是教师,教育上向来尊重他的成长意愿。钢琴艺考落榜,他转学旅游酒店管理。大学爱上摇滚,他痴迷于乐队演出,也在酒吧驻场当过DJ。随着在名利场看惯形形色色的浮华,他开始渴望骑着自行车回家,有人一起吃饭,舒适平静的小日子。

年轻时的老于

缘分就这样悄然来临,在2000年的网易163聊天室里,我偶然认识了离开摇滚圈的老于,开启了网恋+异地恋。

还记得,那是一个飘着小雪的冬天。和老于聊天3个多月后,我主动提出在北京火车站见面。由于不知道彼此的⻓相,我们的接头暗号是:他穿⼀条红裤⼦,⼿拿报纸,我头上戴着⼀条彩虹发带。

怎知⻋站⼈太多,绕了一大圈还是没有找到,最后我们⽤BB机联系才⻅上⾯。本以为见网友会很尴尬,没想到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甚至,我对老于“帅⽓、温暖、靠谱”的第一印象,结婚至今15年不曾改变。

接下来我们开启了异地恋,过程很难但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读书时每周⻅⾯⼀次,⼀周我去北京,⼀周他来天津。两个穷学⽣学会苦中作乐,靠省下食堂的饭票,去买每周的⽕⻋票和约会的餐费。而每次在⽕⻋站分别时依依不舍,我流眼泪,他⼀个⼤男⼈也流眼泪。

青涩年少时光

这样聚少离多的⽇⼦一直持续到我毕业后回深圳工作,俩人离得更远了。直到2003年,他说服父母来找我,我们终于在深圳罗湖⽕⻋站⻅⾯,⼀起找⼯作,⼀起⾯对新的问题。

老于并不浪漫,恋爱送我的第一份礼物是英语磁带,但他总在我需要陪伴和帮助时,做我坚强的后盾,支持我的每一个决定。

2006年,本来并不在乎一纸婚约的我们,因为共同贷款买房需要结婚证,就回北京领证结婚了。那会儿我重申丁克的想法,老于依然没有异议。没有提亲,没有彩礼,也没有办婚礼,甚⾄我们双⽅的⽗⺟都没有⻅过⾯。我们俩拿着⾃⼰的年终奖,去四川四姑娘⼭玩了两周就当作蜜月旅行。

定居深圳的日子里,虽然有房有车,我在外企收入也不错,但我希望有更多时间自己支配,因此拒绝了领导给的升职加薪机会。也不想40多岁还在朝九晚五地挤电梯上下班,我跟老于便达成一致:等社保交够15年就离职,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2008年,我的母亲去世,我和老于奔波于深圳广州的各大医院,真正感受到人间冷暖,也深刻体会到人生的不确定性。白血病患儿父母焦急地等待床位,20岁出头的乳腺癌患者如此青春却饱受化疗的痛苦,连夜陪在年迈老人患者身边的少有儿女,而是老伴儿或护工。

就像我们家一样,因病房不可以聚集太多家属,并且不想让不知道自己病情的妈妈怀疑,我们仅周末到医院看她,兼顾自己的小家庭,也要确保每天高额的医药费正常支付,我们无法辞职全天陪护她。

那段时间,我对自己丁克理念的信念更加坚定了,我想,只要我有能力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没什么可怕的。我更怕牵绊多,离别多。

这也是我不认可“养儿防老”观念的原因之一。旧社会和现在农村的⽼年⼈没有退休⾦,⽣活没有安全感,所以⽐较依赖孩⼦。但城市里的⽼年⼈选择权更多,⾃⼰有医保,有些退休⾦⽐年轻⼈薪⽔还⾼,他们甚⾄可以把⾃⼰的晚年当作⾃⼰的第⼆次⽣命,上⽼年⼤学,去旅游,去尝试各种新事物,而不是围着子女转。

至于“⼥⼈不⽣孩⼦,⼈⽣就是不完整的”这种绑架她人的催生言论,我每次听到都摇摇头。

不⽣⼜怎样呢?⼥性的⾼光时刻难道就靠生育了?这社会上⼜有多少⼥性因为怕旁⼈的眼光、怕家⼈的不理解、怕⾃⼰被抛弃,根本做不了⾃⼰⽣育与否的主呢?就好像“不是天下的⺟亲都是李焕英”⼀样,并不是所有的男⼈⼥⼈都适合做⽗⺟。做⾃⼰擅⻓的事,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不⼀定成功,但⼀定是开⼼的。

离职前办公室留影

也许有人要说,从生理机能上,⼥性选择丁克的成本相较男性更⾼,男性还有退路,万⼀伴侣反悔了你怎么办?

在我看来,我不认为存在谁更吃亏,谁有退路的问题。社会整天嚷嚷男⼥平等,其实还是⼀直把⼥性归于弱者⼀类,好像不能⽣⼉育⼥就失去活着的⼀⼤半意义。有时我也疑惑,社会上单亲家庭很多,孩⼦就一定是维系婚姻的纽带么?这样的⽆爱家庭,孩⼦谈何幸福呢?

总之,既然丁克是我提出的,便与他⼈⽆关,也从不干涉别人的选择。另⼀半改变与否,都动摇不了我的⽣活理念。

去年3月,职场倦怠期加上疫情,终于迎来改变的契机。我先提离职,老于在8月也跟着离职。10月底我们从深圳自驾到大理,用了1个月时间看房,租下一间月租6500的带院小别墅,开启了旅居生活。

大理的家

当然,开销预算都已经提前计划妥当。在离职之前,⼀直是我的收⼊还房贷和⽇常⽀出,老于的收⼊贴补不⾜,其余全部做理财。住房公积⾦申请了按⽉提取,作为每年的旅⾏经费。离职后,⼤部分存款理财,加上自媒体收入也⾜够我们俩的⽣活费。

人到中年,开启⼈⽣下半场。我们现在每天睡到⾃然醒,困了就睡,饿了就吃,让⾃⼰纯粹放松下来。隔天去健身房练举铁,坚持⾃⼰做饭吃。每天跟家⾥⽼⼈视频聊天,跟老于⼀起追喜欢的剧或玩动森游戏。因为生活简单,我们获得了额外的时间,每天都很快乐。

大理的生活节奏很慢,最大的爽感,大概就是冬天开着空调披棉被吃冰淇淋吧。经常有新朋友到访,我也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

有的人28岁不被世俗框架束缚,开启各地旅拍的自由职业,有的人55岁还像孩童般探索世界,好奇心不灭。印象很深的,有个65岁的北京大姐,和丈夫旅居生活多年,走遍大江南北。看她面如少女的神态,我惊叹年龄在她身上只是个数字。

对于未来,我和老于想尝试做更多有意义的事,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等疫情稳定继续看更大的世界。

2015年我们曾去到阿⾥⽆⼈区,带了些礼物给当地的孩⼦们。当我给他们穿外套时,发现⼀个⼩男孩鞋⼦是⼀样⼀只,⽽且是光脚穿的,而我们是全身加绒⾐裤和⽻绒。我瞬间就情绪失控了,想起城市⾥的孩⼦衣食无忧,再看着眼前物资匮乏的孩子,⼼⾥特别难受。

后来得知,我们的藏族司机师傅,每年冬季都会⾃⼰开⻋专⻔给⽆⼈区的贫困户送物资,有些是他们的旧⾐服,有些是游客们寄到拉萨委托他们捐赠的。

要知道拉萨往返阿⾥⽆⼈区的路途很远,油费很⾼,但这些司机师傅说他们跑⻋带客⼈赚钱,理应回馈给⾃⼰家乡的⼈⺠,这件事特别打动我。

我和老于现在才40多岁,能按⾃⼰的⼼愿去安排⾃⼰的⼈⽣,是特别酷特别美好的体验。两边父母一开始不理解,看到我们过得开心转而引以为傲了。

如今年轻人对丁克越来越包容,不乏有网友羡慕我和老于的生活。但我想说,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感。迫于⾃我认知和外界压⼒,做⾃⼰并不太容易。

如果你想选择丁克这条路,请⼀定弄清⾃⼰要⾯对的:

1.⾃⼰的原⽣家庭如果⾮常传统,你是否有充分的理由让⻓辈们相信你的选择。

2.当你决定丁克时,请不要以经济条件不好为原因,因为这个可能⽆法说服将来的⾃⼰。

3.丁克不是⼀个⼈的事,⽽是多个家庭的⼤事。你有能⼒协调,再谈做丁克。

4.不要勉强另⼀半做丁克,不然你们夫妻⼀定⾛不远。

5.不要模仿你羡慕的丁克⽣活,因为世界上的你本就是独⼀⽆⼆的。

6.如果你⽆法坚定信念做⼀个有能⼒⽼去的⼈,还是⽼⽼实实⽣个孩⼦吧。

我和老于12年对比照,变化不大

回想在萨普神山留宿藏式小屋的那一天,平均年龄65岁的老人们对我们说:你们还有时间,而我们的却不多了。

我和老于听完大为震撼,更注重锻炼,也更关注对方的身体健康。人生无常,⼀万个计划也顶不住⼀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我们都想陪对方走到最后,所以更加珍惜当下拥有的美好时光。不光丁克,每个⼈都应是这样吧。

本站出售的源码只允许用于合法用途,以及学习交流技术层面,凡是用于非法用途的与本站无关,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站允许不得转载、倒卖克胡网络 » 没办婚礼,没见父母,约定不生孩子,我们结婚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Hello,欢迎来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