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是三姨家儿子

表哥是三姨家儿子,大我五岁,小时候总带着我一起玩。初中毕业后他去当兵、学手艺,再然后去浙江做生意开五金店,结婚生子,如今女儿都八岁了。而我一直在上学念书,但即便我们的成长轨迹如此不同,和表哥总有一种心里上的亲近感。

我们一般只在过年的时候才见得上面,一见面就斗嘴,他损人的语言功力了得,诙谐和刻薄得恰到好处,跟他拌嘴总能激起我的妙语连珠。但我知道他心里最疼我,我也知道他知道我知道他疼我,只有彼此亲近的人才敢这样互相贬损。

年少时的表哥白皙清秀,双眼皮大眼睛,青春期脸上发了痤疮留下一脸的坑和印记,加上身材充气,修不了边幅的粗犷。当我吐槽他给女儿买贴闪片的粉色鞋时,他嘴里叼着烟,乜斜着眼说,你哥我可是有一颗少女心的。

人只有在特定的场景和空间里,那些贴己话才说得出口。

难得的,表哥谈论与表嫂的关系、在婚姻里的感受,也一改往日催我找对象的话术,“找对象第一眼是重要的,但也没那么重要,对方父母家庭关系怎么样,是不是和睦幸福,这才是最重要”。

是的,我也在身边看到很多复刻原生家庭模式的例子,宿命般地,然后继续不自知地传递给下一代。

我和表哥说,鑫鑫安全感不高,在人群中你一离眼,她就着急到处喊爸爸。

表哥仿佛被戳中,是的,她确实没什么安全感。她妈……她不喜欢跟着她妈,在家或者在外面,她都粘着我。

在麦当劳聊起小时候。

我说,有一回暑假在上海,邻居阿姨送了肯德基优惠券,那时候可稀奇了,只在电视广告里见过。印象很深刻,我爸是骑自行车载我去肯德基店的,给我点了一个汉堡,无骨鸡柳,一大杯可乐。我爸不吃,就乐呵呵看着我吃。我吃了半个汉堡,假装跟我爸说,我吃饱了,让他吃。

表哥说,你小时候已经很开心了,你爸会给你买很多零食,抽屉里都装满。那时候都喜欢去你家。一到你家,小姨就说,小健啊,吃的在抽屉里,你自己拿。你三姨很省,我小时候吃不到什么零食。

我说,零食吃太多也不健康,鑫鑫现在就有点光吃零食,不好好吃饭。

表哥说,她想吃,总不能亏待她吧。她算是开心的,什么吃的没吃过。

聊到这儿就明白表哥纵容他女儿吃零食的行为了,他真正想要满足的其实是那个零食匮乏、感到被亏待的小时候的自己。那种委屈感现在还在。我也就不再劝了。

在科技馆的时候发生了个有趣的事情。有个脑力波比试小游戏,两个人分别戴上脑电波传感器,集中注意力用意念推动桌上的小球,将球对到对方一侧即获胜。鑫鑫一开始对此很好奇,跃跃欲试,等轮到她的时候,她怎么都不肯上去比,问她原因时,她说她怕输。

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小孩子这种又好胜又脆弱的心理,只能说,鑫鑫现在不想比赛咱们就不比了,等我们做好准备的时候再来。

表哥则在一旁训她,输,不丢人,临阵脱逃才丢人。

后面鑫鑫一直玩得闷闷不乐。

我问她是不是为自己不敢去比赛而不高兴,她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跟我说,我等下可以再去比一下吗。

我们又排了一次队,她又兴奋起来,不停对我说小姑姑,我好紧张呀。

结果意料之中地鑫鑫输了。

我安慰她说,我们已经很棒啦,上午我们还不敢比赛呢,现在我们都敢啦。那个比赛的小姐姐比我们大,等我们长到那么大的时候也会变厉害的。

说了几句鑫鑫哭了起来。

表哥说,输了也没关系,我们已经进步很大了。只是下次我们注意方法就好了。

她边哭边说,我就是想赢。

我笑着对表哥说,这么想赢啊,这似乎也是好事儿。

过分有好胜心和没有竞争感似乎都有其个性的弊端。教育真是难,小朋友的个性要尊重,同时又要引导其良性发展,矛盾又复杂。难怪温尼科特说,妈妈只要做到六十分就够了。

今天下午偷个懒,拉上表妹来陪玩,让他们去蹦床中心撒欢。我终于可以在等候区安安静静做两小时财管题了。anyway,照例得先眯一会。

本站出售的源码只允许用于合法用途,以及学习交流技术层面,凡是用于非法用途的与本站无关,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站允许不得转载、倒卖克胡网络 » 表哥是三姨家儿子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Hello,欢迎来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