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

上午把会议人数核了一遍,和物业确定会场布置的时间,发现物业完全不接头,并告知下午内控有个会议要开到5:30。告知会议要素,确定布置时间,并请物业和Z主任核实一下。稍后物业反馈,Z主任请我再和他联系一下,遂电话联系,Z主任表示完全不知情(我默默反思了一下,是不是应该上周五发文之后就联系Z主任进行会场布置,还是部门内流转,讲真已经记不清应有的工作流程了)。将通知发文电子版邮箱发了过去,简单叙述了下参会人员和人数,暂告一段落。因为会议时间过近,会标准备采用电子版的了。

和科技确认好分拨信号后,因为个金老总的请假,卡部副总来问他是否需要参会后,我突然想不起来桌签该如何摆放,就和小Y确认了下近期全行季度工作会议的桌签摆放方法,顺带约了下拍照(还好说了下,他不知道)。嗯,剩下应该就是顺畅地走个流程了。

我有在想,太久不做会务,加上记忆力减退,如果在内部工作流程上也有个一点接入、全程响应,该多好啊。否则下回再遇到非办公室牵头的全行性工作会议,需要主办部门与另一个部门内的不同板块逐一对接,就……会有点担心越过了部门管理者是不是有冒犯的嫌疑(就是总觉得哪儿怪怪的,但说不上来哪里怪,比如我是否应该整理一个会务清单,请老总发办公室,部门内部的工作流转就不是我去对接了,回头等一个打包反馈就行)。

————————

“我既不会说我不会加班,也不会说我要加班,理解了这句话也就理解了种子的意思,或许只是我想多了。”

这句话我的理解是“一个人是不会说出ta没有概念的话的”。

要中断一下了。我觉得今天我面临了一个超出了自身能力范围的工作任务,改材料,而且是比较笼统的“我觉得这不像是一个宣导,而像是领导讲话”这种感觉类的描述。虽然也有很多的零散的点,但现在已经是接近十二点,我咋有能力将这些内容重新组合成新的框架并顺利完成风格转换呢……

————————

好的,在中午没找到您的时候我真的是很想哭(此处非夸张修辞手法),吃饭吃着吃着就出神了,满脑子“我的天哪我可怎么办啊”(以至于对您的感知也降到了很低,没有找到您),然后反复心理建设“我应该不太会因为这一个工作任务没完成好就丢了工作”“哭是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的,现在时间这么紧先滚去干活,干完了想哭再哭”,舍弃了午休,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点点摸索着按照前面听来的意见修改。

我希望三点可以发过去,最迟也不能超过四点,不然再被打回重来,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最终是四点发出的,发出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勇气看一眼(是的,我连粗读一遍检查标题序号是否有误这种最简单的校验都没干)。我也不知道在距离开会前的这几个小时还会不会被打回来(说真的,如果不想改期,老大自己修改比较靠谱)。

应该很久了,没有在工作中遇到过这种“完全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的任务了(主要是事务工作太多了吧)。而这次与以往的不同,在于过去我很清楚我的背后有您兜底,就算我真能捅破天那您也能把窟窿给补了。现在或许我的老总可以为我造成的后果去扛责任,但就当前所做的具体的事项,她是做不了什么的——所以就算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连说“我不行”的机会都没有。

您说,背后没有依靠人才会成长——喏,很早之前就和您讨论过,如果可以选,有人庇护无忧无虑无长进好呢,还是面对挫折无依无靠成长好呢。我忘了您当时选了哪个(好像是没选?)。我想选第一个,但现实里好像没得选(但更多的原因在自身,是自己太敏感多思,在虚无空间里受到了太多挫折)。

P.S.其实12点那时有那么一会儿我很想打您电话的,可因为今天老总们都很忙且不在行内的样子,怕您也因为工作无暇顾及,最后就没打电话或发微信。

————————

啊,终于结束了,中途一度觉得是受刑(写的什么鬼,看把老大逼得都脱稿了)。

————————

其实我后来一直对您之前说写材料到半夜这件事存疑(一方面我以为您现在不怎么写材料了,行内也没有大型会议;另一方面依然觉得是您的话不至于),当然如果将起始时间放到晚上10点,那就合理多啦~

————————

招聘需求来了,尽快填写哦,来得及本月会完成面试,如有意向目标请抓紧。别太佛,流拍了下回重启指不定什么时候了(看公司和内控的前车之鉴)。

————————

再回过去回答下加粗的那句话。

我的理解如前,因此我依然不太理解种子的意思。

但我想那名团委书记不是个阴郁的孩子,“仇恨”是无从依附的。

虽然说起来您可能不信,就我个人而言也不太有仇恨这件事。喏,至少对我来说,恨比爱更累更挂心,吝啬时间如我,是极不愿意把时间精力花在“恨”这件事上的。但人生在世总会有有恨萌生的时候嘛,一般我会像立一个“我XX时候开始不加班”的flag一样,和自己说“给你XX的时间,必须放下”,“不在意”和“忘却”是仇恨的萌芽在我这里的结局。

您看到啦,此处也会有flag。就像中午告诉您的一样,一件对您而言自然而然(也不在意)的事情,我会像宣誓一样认真地说出来(虽然不一定在预计时间内做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前不是我的理想态,而我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状态,那么就会树一个这样的flag,更多是自我导航的作用——而如果我处于“虽然这不是我想要的,但我也不知道要什么”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则是迷惘(我以为人活了30多年不会再迷惘的了,叹)。您是我想成为但还没成为的人,所以我立下的flag,在您那边都是一种常态,常态到您平时都不会想起来,这是很正常的。我想,等我成为了我想成为的人,时间久一点,我也会同您一样的。

至于您说的刻在我基因里的“对立”(或是其他),我想了想,也不是同样脾气秉性的人最后都会成为同一类人,反过来,同一类人也未必都是一样脾气秉性的人组成的。或许我的身上是有我无法(也未必想)改变的一些特质,但若是想去一个地方的意愿足够强烈,也没有显而易见的不可逾越的隔阂,那么可能性总是存在的。

————————

有点晚了,先这样吧,回家啦,安。

本站出售的源码只允许用于合法用途,以及学习交流技术层面,凡是用于非法用途的与本站无关,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站允许不得转载、倒卖克胡网络 » 加班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Hello,欢迎来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