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so good.

有渐渐活过来的感觉。

分手前三天还是狠狠地哭了几场,但是之后越来越少会想到他了,取而代之的是日渐增长的恨。

连续几天每天都在寝室方椅上稳稳从天黑坐到黎明,日产八千字。

完成时有种平静和美好的感觉。

特别是在提交作业以后还是忍不住打开欣赏一遍:

操,写得真好。

甚至开始觉得我这种短时间产出大量内容的潜力不做学术是不是有点浪费。

上周末考catti笔口译,考前一晚才开始看付了1800元巨款报的笔口译网课,边看边恨自己,怎么这么废。极大的焦虑,感觉即便付了1800以及四百多报名费,还是无法扭转自己失败的结果和废人的本质。

有时候想起此前报名几次不堪回首的结果,睡过头一次,忘记去考试一次,失败一次,都觉得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傻逼。说起英专生毕业了还没考过catti,实在是有点抬不起头。

越想越羞愧。

考试当天还算顺利,打到了一个old school硬核纹身老哥的车,老哥操着东北腔,问我是不是去考试。下的士时候,他说:

再见美丽的研究生,祝你考试顺利。

确实还挺顺利。

特别是笔译考试,此前59分的痛还历历在目,结果点开题目一看,操,又短又简单,还没有专业术语和政府工作报告内容。甚至有点后悔前一天还看了那么多资料。

属实有些幸运,考得很舒畅痛快,甚至有一篇让我梦回覃学岚的文学翻译课,只不过是幼儿园宝宝版。

文章讲的是metaphor,分析了一句话:love is rose。

完全对我喜用四字成语装逼的本性,翻译的时候甚至用了“昭然若揭”这个词,当时就觉得我的翻译不登上个什么优秀译文都说不过去。

总结而言,这次笔口译要是不过我大概会当场气晕倒地。

生活是一场骗局,只要你够懒惰够投机主义,就总能骗过努力的傻子。

总的来说还是不够勤奋,或者说过于依赖投机。

从言行和思考越来越像一个fuckgirl,一下从可歌可泣的忠诚望夫石人设跳入另一极端,好像还是做fuckgirl比较快乐。辱蝻真的很快乐(they deserve it)

之前他是我心口一块不断发霉的大石,压得我喘不过气,侵蚀我的内脏,现在这块大石一下被敲碎,心虽然空虚得难受,但起码得到了根治,可以带着新的血液系统去过新的生活,做新的梦,建立新的幻想,迎接新的烦恼。

一切都变了,又似乎一切都没变,但起码可以重新来过。

生活的规律到底是不是像高中政治书上说的那样螺旋式上升?

总之,好像重新发现了此前遗忘的一些(虽然可笑的我乐意)的追求,开始进入新的努力—放弃—虚无循环,开始产生许多新的想法和计划,开始感受到亲密关系情感之外的情绪。

开始从中东剧变的阵痛中苏醒,只不过现代化的路程还遥遥无期。

但是so far so good.

本站出售的源码只允许用于合法用途,以及学习交流技术层面,凡是用于非法用途的与本站无关,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站允许不得转载、倒卖克胡网络 » so far so good.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Hello,欢迎来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