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头丧气

想把一些零碎的想法记下来,没什么用,但至少让写作业的间隙不那么垂头丧气。

之前写过一篇山顶洞人手记,“打个比方吧,就像一条贴着桌面无限延伸的笔直线条,你可以随便挑个点把它拎起来,但你不可能一直举着手,所以最后你还是会放下它——它又继续沿着平面延伸,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在别人洗午饭用的碗时,我才起床刷牙,在别人拿起背包上课的时候,我刚泡好面打开电脑,不是我怎么对待生活的问题,而是它本身的问题。”当时很封闭,也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现在则站在山顶洞生活的反面:早出晚归,在图书馆和咖啡馆之间试图把自己泡成一杯带字的焦糖玛奇朵。

似乎也不现实,可是已经活在现实世界里,把目光投向一些从未涉足的地方不也挺好吗。今天因为一点事情跟室友直说,“我不是很擅长跟人交际 喜欢就是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我不考教资 也不争啥综测 活动更是不想参加 我只是在这里念书等毕业而已 真不想一些小事老烦我”,起因是宿舍整修,舍长要重新抽签选宿舍,但生活委员在群里说的是新舍长抽签,我就以为是那些重新组合的寝室去抽签,于是宿舍被安排了剩下的那一间。比起住在哪儿(其实哪间都差不多),我更无语的是为什么不能表意准确,可是别人是我无法控制预测的范畴,所以最后还是只能略过、完成手上的工作。

昨晚我跟老师说有些课我不喜欢上,就不去。但偶尔去上一节发现我凭兴趣学的东西和那个老师讲得刚好吻合,本来想表达一下这种沾沾自喜,但老师很认真地教导我:不喜欢的课也要去上,毕竟是老师,但可以自己看书一心二用。遥想一下老师的学生时代,再回顾自身,觉得真是不如太多。其实可以考得好玩得好学得好,这些事情并不矛盾,可是上大学来,我一直保持着敷衍的态度,目标只是超过及格线。我总觉得能做好的事情不用费太多力也能做好,所以对于那些需要多费力才获得高分的考试并不投入:平板支撑能多做几分钟,但因为两分钟及格,于是老师一念两分钟我就起来;引体向上也能多挂一会儿,但我不想手掌过疼,也是一到及格时间就下来;我明明能把那些期末论文写得更好,但我只凑到及格,“及格就行”。

事事无成,倒不是要坚持什么中庸之道,而是我不愿意多努力那么一点,虽然多努力也没有坏处。囿于自己的喜恶,我把自己惯成了一个游手好闲、幻想和猫一样四只脚走路、却知道不能变成猫于是自称正在变成猫的落后大学生。

听起来也没有多么惨绝人寰,我只是不理解现状但仍要继续生活的很多人类中的一个,虽然常常说“你们人类怎么这样呢”,看看自己其实并没有好多少。

还是继续伪装四足动物的行板吧,看书、写东西,做着成为一杯带字焦糖玛奇朵的美梦。没准儿下学期我会抵达每节课,但这件事也要到下学期再说。

本站出售的源码只允许用于合法用途,以及学习交流技术层面,凡是用于非法用途的与本站无关,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站允许不得转载、倒卖克胡网络 » 垂头丧气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Hello,欢迎来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