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在商场的广场上喝酒聊天

辞职前,和朋友在商场的广场上喝酒聊天,晚风拂着。从感情聊到前途,聊到钱,聊到爱过的人和爱我们的人。这就像同龄人该聊的,应当聊的,会考虑的。没有关于家人的考量,没有宗教和性别的束缚。

我今后会永远都在质疑信仰,永远质疑这种爱和自由,这不就是一副无端出现的,沉重的枷锁吗?我也要控诉呀!我的时日,我的热情,全都像投进冰窖里的火把,全都被压抑熄灭。戒律、清规、条条框框地落在我身上,大叫:“你不可!这是犯罪!”

好啊,难道自由就是罪?那你要怎样许诺我自由?非自愿的克制只让我痛苦。

她在外面放赞美诗,我就把音乐拉到更大声,好像反抗,好像在和某个神抗衡。

我知道这世界上有你,但我要把你扫出去!我意识到自己不信永生、不要永生,于是就明白了,这是迟早的事。你原谅我么?你要怪罪我么?这对我又有什么益处呢,我已经承受这么多年的责罚,我遵行你的道,我舍弃这么多,这难道不算提前付出的代价吗?你不公平、你不全能么?你却不明白我此刻的心、不知道我的愤怒吗?

我读了《沉默》那么多遍,怎么能不明白沉默的意义。我懂得爱也是深沉而克制的,但洛特里歌也愤怒!人会震惊和痛苦,你会恼怒和悲伤,我却不能么?作为人,作为一个遵行你道的人,又为什么要百般自制,你为什么让旁人来加给我桎梏,为什么要我陷入你的网罗?你为什么又处处关掉我的门和窗,要我对着一面死白的墙?

这阵子花三天时间外出,去了趟沈阳。正好有时间和朋友坐下聊天,朋友突然问:“你信命吗?”我说我不信命,但我信时来运转,信恩仇终得报。太阳从东边起来,就一定会在西方落下,这是冥冥之中的规律。我和她说,我们一定有大作为,一定会有大作为,因为道理就该是这样,人心就该是这样,意愿就该是这样。

我信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我信人生而有限;我信人死如灯灭;我信此生。

我的音乐盖过了她的赞美诗。

另外,有些好事情。都柏林大学的offer到了。能不能读书,还是不确定的。只是我在用力谋算,她在奋力祷告,一时间也不知道哪个更好。

本站出售的源码只允许用于合法用途,以及学习交流技术层面,凡是用于非法用途的与本站无关,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站允许不得转载、倒卖克胡网络 » 和朋友在商场的广场上喝酒聊天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Hello,欢迎来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