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似乎有那么一丁点琐碎

最近,生活似乎有那么一丁点琐碎。而对于我,就是这样一丁点,便足以压得我连呼吸都要花上一大部分力气。而每每当我被这样那样缠得脱不开身来,我的欲望就要莫名地高涨起来——比如,吃饭剩下一半就会觉要肚子饿;想要喝可乐等一些有气度的碳水化合物;又或者……其他,其他不提也罢了。终究,欲望,不过“食色性也”嘛。

昨晚,搬家箱子打包到一半,胶带用完了。下楼,买了今天的早晨面包后,折返回附近的超市买胶带。在结账的时候,那个短发胖阿姨拿了我的胶带看。她是要看上面的价格条码。在我扫完码付完款,匆忙离开的时候,那个阿姨敲起了桌子——“咚~咚~咚~~”,“嘿~嘿~嘿~~~”——原来,我的货胶带忘记拿了。我跟她笑了笑,但因为戴着口罩,她可能并未看到。在回来的路上,在欣慰自己幸运总能遇到好人之余,我又陷入了莫名的自责——已经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总还是丢三落四,为什么总还是照顾不好自己。

东西收拾完成,具体物品数量和形状出现了一个大概——三个纸皮箱子,一只小冰箱,一,两个行李箱,两只被袋,两个水桶。用手机给他们拍了照片,正要发给货拉拉司机师傅的时候,突然想到——原来自己只有这么一些东西;自己也只是一个“夜里无家可归的青春鸟”,便趴到床上,躺了一会。过后,觉得有点夜了,觉得要洗澡睡觉了,才又匆忙起来把照片发给了货拉拉司机,问问车子装不装得下——“这么多东西啊。尽量都打包好。能装下。”他回答说。

其实,想来这还算是我第一次搬远家。当然,在很久以前,刚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也是有过,但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只有一只行李箱和一个电脑包。而后续接下来的两三次,我就都只不过是在这片地方搬来搬去了。而如果要说到因为东西太多,需要花钱去请人来帮忙,也还只不过是上次才有的情况。不过,上次因为距离较近,请的也只是一辆三轮车。显然,这次不太一样了,这次的远,是车子大概是要走上二十多公里的远,是我要从一个繁华喧闹的地方搬到一个连大超市都没有的偏僻地方的原,是我开窗便能见到隔壁夫妇情侣到我开窗只能见到一栋在装修的单身公寓的远。不过,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当然,我也不是,也并不打算要是一个会有“乡愁”情绪的人,因为每当我一想到——如果你太挂念一个人,太过挂念一个地方,那个人,那个地方也会同样挂念你的,我就要极力控制好自己——时间再回到很久以前,在我上中学,第一次寄宿住校的时候,我还记得,我那周末回到家,我爸就偷偷嬉笑着和我说,说我老妈担忧我这样那样,一到晚上就要咩咩地哭。我当时只觉得“咩咩”很好笑,并没有想到自己是不是晚上,或者午休的时候睡不好——是的,昨天,我爸下午就打电话过来给我,问我东西都安置好没有(是的,没错,我已经三十岁了)——因为我临时有事需要加班,没有跟他们说过,所以他们还以为我是昨天搬家。然后,我们就“我有多少东西”这个问题发生了“争执”。我坚称我有很多东西(就上面那些),而他却强调,我只有一丁点东西——本身就是,如果真的要搬,就还是明明很多嘛,真的,你说气不气人。

今早,我也是在六点三十分左右便醒了。入夏以来,我的生物钟总是比闹钟早上那么二十来分钟。但是,因为约的搬家时间是下午一点,所以我干脆在床上躺到了九点多才起来——起来把阳台的衣服收拾叠好;把被子床单枕头收拾好;把枕头下的迷信用的黄符等物品(生病以来,我老妈寄给我的,虽然病好不了,但是我放在枕头下,他们就“心自在”一些。所以搬家时候,我总要顺带跟他们提一下这两样物品,惹他们说,“唉,快快拿过去,到了那边也是同样这样放置好”)收好,把沐浴露洗头水洗面奶、牙刷牙膏漱口杯放进桶子里,把衣挂放到最后一个纸箱。总算,我总算是差不多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然后,然后我想到自己像是已经很久不记素事史了,于是就来记上一篇。

本站出售的源码只允许用于合法用途,以及学习交流技术层面,凡是用于非法用途的与本站无关,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站允许不得转载、倒卖克胡网络 » 生活似乎有那么一丁点琐碎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Hello,欢迎来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