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篇文章来看,也许我是个荒谬的理想主义者

不知道在这个时代,还有没有人愿意为梦想受苦?

不是那种,苦一时甜在后面的苦。

而是一直得不到认可,执着于自己的梦想且放弃了世俗意义的其它快乐的那种苦。

“满地的六便士,只有他抬头看见了月亮”。、

所以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才能感动无数人。

《月亮与六便士》讲了在证劵所工作的斯特里克兰德,拥有一个幸福小康的家庭,一个贤妻,一对可爱的儿女,一所温暖的房子。

但是又一天,他毫无预兆的走了,独自去了陌生的巴黎,且终生没有回望过去的人生一眼。

妻儿被别人救济,他在巴黎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完全割舍了现实生活中的一切,物质享受、体面、人际关系、爱情。

他变成一个疯子、偏执狂。此后他的人生,他活着只有一件事,画画。

但是他的画一直不被人欣赏,他也不在乎别人的欣赏,甚至拒绝评论,非特殊情况一张都不卖。最后他得了麻风病,在一个几乎与现代生活隔绝的小房子里,花了一满屋子精彩绝伦的壁画,但是他却要求在死后付之一炬。

在他死后,他的惊世才华才被人们看到。

这本书常年被文艺青年所追捧,一方面是主人公不惜一切追逐梦想被营造出了一种残忍而纯粹的浪漫,一方面是作者毛姆笔端各种深入人心的句子。

趁着今日写文的余兴,我选择了一些放在下面,这些句子的归属应该是学生时代某个泛黄的笔记本里。

在爱情的事上如果你考虑起自尊心来,那只能有一个原因:实际上你还是最爱自己

了使灵魂宁静,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 不喜欢的事。

有人说灾难不幸可以使人性高贵,这句话并不对;叫人做出高尚行动的有时候反而是幸福得意,灾难不幸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能使人们变得心胸狭小、报复心更强。

只有诗人同圣徒才能坚信,在沥青路面上辛勤浇水会培植出百合花来。

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

卑鄙与伟大、恶毒与善良、仇恨与热爱是可以互不排斥地并存在同一颗心里的。

有时候,人们把面具佩戴得天衣无缝,连他们自己都以为在佩戴面具的过程中自己实际上就成了和面具一样的人了。

越是畅销的作品,在流传的过程中,往往鸡汤化。这本书经常被人当成诗和远方的象征。在我看来,客观上讲的是为艺术的献祭,也代表了人生崇高的意义。

献祭是宗教上的意义,为了得到看起来更重要的事物而献出或者放弃对你来说重要或者有价值的东西。

通过一次郑重而虔诚的献祭,换取一生中至关重要的天赋垂青,哪怕冒极大的风险,付出极大的代价,他也愿意。

斯特里克兰德梦想的力量所引导,用人生最宝贵的一切作为艺术的祭品,才能换来艺术之神最高的赏赐。

它是一本关于做真实的自己、顺应自己内心和本能的书。非常客观,坦诚了献祭过程中的残忍。就像土著人的仪式,被推上祭台上必是最完美的活物。只是梦想的祭品,必须是属于自己的最珍贵的东西。

这是一种非主流的价值观,只有理解这个世界上的天才,才能理解他们的偏执。

好在,斯特里克兰德一意孤行,你们追捧他也好,批判他也好,都不是他关心在意的,他只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而生,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

当我们再也没有勇气追逐月亮,但至少让我们记住那个抬头看月亮的人。他让我们知道,一个人为了心中所爱,所能付出的最大限度的一切,也许在某个时刻,他的勇气也会投射到我们某个选择上,成全一片月光的清明

本站出售的源码只允许用于合法用途,以及学习交流技术层面,凡是用于非法用途的与本站无关,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站允许不得转载、倒卖克胡网络 » 从这篇文章来看,也许我是个荒谬的理想主义者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Hello,欢迎来咨询~